新锦江娱乐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部委政策 >  > 正文

广东异地高考政策即将出台 专家建议合理设门槛

2019-04-09 12:00admin织梦58

12月31日是国务院办公厅要求各地出台异地高考具体办法的“大限”。作为教育公平乃至社会公平的重要标志,今年(2012年)以来“异地高考”逐渐升温成为备受关注的社会民生议题之一。 

作为全国外来工第一大省的广东,随迁子女就地升学政策牵动着各方神经。广东“异地高考”政策即将发布,那么,政策制定难点在哪,它的发布将带来怎样的影响?日前,省教育厅组织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省政府参事和专家座谈,就我省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后参加升学考试实施意见再次听取意见。昨日(25日),南方日报记者采访了省教育厅、省教育考试院以及部分与会参与政策论证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专家,深度剖析异地高考政策出台的动向和难点。

部分与会专家

李玉忠:省人大代表、广东技术师范学院教授

叶丽琳:省人大代表、广雅中学校长

高凌飚:省政府参事、华南师范大学教授

谭元亨:省政府参事、华南理工大学教授

冯增俊:中山大学教授

黄君凯:暨南大学教授

李盛兵:省民盟常委、华南师范大学教授

何晓园:省政协特聘委员、华南师范大学副教授

1 谈意义

“异地高考”松绑释放积极信号

政策破冰是教育公平重要一环,地方政府要因地制宜加以落实

南方日报:今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出文件,要求各地在2012年12月31日前出台异地高考具体办法。如何看待这一举动?

李玉忠:国务院转发教育部等四部委的关于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后在当地参加升学考试工作的意见原则上讲是一个好政策。文件确定了异地高考政策的三个原则,即“坚持有利于保障随迁子女受教育权利和升学机会,坚持有利于促进人口合理有序流动,统筹考虑随迁子女升学考试需求和流入地教育资源承载能力等现实可能”,三者密不可分,不能有所偏颇。

黄君凯:随迁子女义务教育后升学政策的松绑有积极意义。随着进城务工人员规模的不断扩大,特别是对北京、上海和广东等人口流入集中的地区而言,突破高考报名的户籍限制,解决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后在当地参加升学考试问题,是坚持以人为本、保障随迁子女受教育权利、促进教育公平的迫切需要。广东历来重视随迁子女就学问题,统筹解决365万随迁子女就读义务教育问题,这是很大的成就。现在根据国家文件精神和原则,在多方调研和深入论证的基础上,将出台随迁子女升学考试的具体实施方案,这对进一步保障和改善民生、维护社会和谐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李盛兵:“异地高考”政策破冰,这是一个好事。“异地高考”是社会教育公平中重要一环,实行“异地高考”,是城镇化进程的必然结果,对各地经济总体上有好处,如果不让符合条件在广东工作的随迁子女在当地考试,有损教育公平,也可能造成城市务工人员和人才的流失。

谭元亨:改革30多年来,我国城市化进程以相当高的速度推进,但是,由于区域间的社会经济发展差距较大,城市化带来的人口过度集聚、随迁子女就学问题矛盾十分突出。国务院启动“异地高考”,地方政府因地制宜加以落实,体现对民生的关注和重视,从国务院的文件精神看,是要既保障公民的教育公平,又要推动国家的整体发展。

2 说影响

若不设门槛,城市学校或被挤爆“异地高考”是教育问题更是社会问题,牵涉户籍管理等诸多方面

南方日报:教育部门常常说,“异地高考”不仅仅是个教育问题,更是个社会问题。如何理解这句话?

高凌飚:我们应当看到,造成教育不均衡、不公平的原因是复杂的,涉及社会的方方面面。允许随迁子女参加当地高考这件事不仅仅是教育体制内部的问题,还涉及到户籍管理、社会治安、税务分配、教育投资、人事编制等许多方面。所有这些方面都必须进行相应的改革,才能保证随迁子女接受教育的权利。全面放开高考政策,像北京、上海、广东这些地区将会吸引更多的人滞留和居住下来,这对这些城市的承载能力将是巨大的考验。

李盛兵:解决随迁子女高考问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涉及多个利益主体,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和设计,协同创新。利益相关者包括政府、本地学生和随迁子女。对政府而言,既要考虑教育公平,让对广东经济社会发展作出贡献者的子女享受同等的教育机会,又要考虑随迁子女所需要的教育资源。对本地生而言,在改革中要保护他们享受国家平等的高考资源;对随迁子女而言,要争取享受随父母的教育权和高考权。因此,随迁子女高考问题的解决需要积极稳妥,分步进行。

李玉忠:目前,高校招生体制仍实行分省招生计划,在这种情况下进行“异地高考”,就会牵涉到不同地域、不同省份的不同考生的利益问题。也就是考生流入地和流出地间的整体录取率的问题,处理不好会造成新的不公平和更大的矛盾。

何晓园:如果“异地高考”不设门槛,城市学校可能将会挤爆,这不仅影响城市学校的教育教学,同时还会带来其他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异地高考”改革是巨大进步,但必须认识到这项改革的艰难,需要循序渐进地推进。

叶丽琳:“异地高考”实际上也是社会问题,是涉及整个社会均衡发展、教育资源再分配的现实问题。近年来,地方政府对教育的投入不断加大,尽管建设了很多中小学,但仍然满足不了日益膨胀的入学需求。高考不设门槛,异地高考可能演变成“无限制的高考大迁徙”。另外,人口的流动应当理性,否则,大城市的人口膨胀、资源短缺问题更加明显。这是我们城市化、工业化等过程中所暴露出的问题,需要引导人口有序流动、有序居住。

人民网·天津视窗12月26日电:

3 剖难点

政策制定要考虑实际承载能力

新增学位、土地、师资等难题需同步解决,要分层次分步骤落实

南方日报:广东出台“异地高考”政策难点在哪?

李玉忠:广东是外来进城务工人员大省,我省义务教育阶段非户籍学生达到365.4万人,其中外省户籍188.1万人,占全国1/6,不但大部分集中在珠三角地区,而且每年增加20多万人。如果政策制定不当,将会造成外来人员的不合理流动。我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着眼点是即要照顾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在随迁地的高考需求问题,也要考虑到广东的实际承载能力,因此,政策制定上要注意分类型、分层次、分步骤,积极稳妥地推进异地高考政策并落到实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