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锦江娱乐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部委政策 >  > 正文

四部委整顿一周年,教育严政真能“减负”吗?

2019-01-21 12:25admin织梦58

【编者按】用“教育培训整治年”来评价今年的教育行业,一点也不为过。

但总体而言,虽然对教育培

训机构的整顿声势浩大,但能否缓解培训热,通过整顿培训减轻学生负担,这还需要观察。

另外,在这场“车轮滚滚”的整顿中,对有资金、有实力、有品牌的教育机构而言,无疑是“蓬荜增辉”和“锦上添花”,不差钱的教育机构经过“规范”之后,有可能会导致补课费用进一步上涨,使得家庭在孩子校外培训上的经济负担更会更大。有一种声音是,

“减负”是一件很苍白的事情,家长和考生很难“领情”。

本文是投稿作品,经亿欧编辑,供业内人士参考。

2018年1月23日召开的“2018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中,教育部部长明确提到,“大力规范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这件事迟早要做,迟做不如早做,小修不如大修”。

2018年2月25日,教育部办公厅等四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

四部委联手“减负”马上一周年,而在过去的“整顿”的岁月里,“减负”了吗?事实上,尽管“整顿”力度堪称史上最严,但丝毫没有改变家长砸锅卖铁为孩子报辅导班的决心,相反,家长报课外辅导班的“热情”有增无减。

笔者也是一名高二学生的家长,自新政以来,我并未因为“浩荡无边”的整顿而动摇了为孩子报合格考辅导班的决心。不报能行吗?不报孩子拿不到高中毕业证,甚至都会影响到高考的录取。

不管“鸡汤”也好,“米粥”也罢,家长才不管您在整顿的路上有多么“幽默”。

这场四部委与家长之间的“默契”,不能不说也是史上最有戏剧性的“尬聊”。

我们都很清楚,火爆的校外培训机构,不仅仅是其宣称的“能满足学生对教学的个性化、多元化需求”,更重要的是,参加校外补课俨然成了当下中小学生的一种刚性需求(亦或是中国每个家庭的刚性需求)。其实,不相信“鸡汤”的人也知道,在目前的教育体制尤其是仍靠分数决定升学命运现实背景下,中国家庭对校外补课的需求靠所谓的“减负”不可能一下子杜绝,也不可能杜绝的了。

另外,在这场“车轮滚滚”的整顿中,对有资金、有实力、有品牌的教育机构而言,无疑是“蓬荜增辉”和“锦上添花”,不差钱的教育机构经过“规范”之后,有可能会导致补课费用进一步上涨,使得家庭在孩子校外培训上的经济负担更重,让很多中低收入家庭的孩子直接失去参加校外补课的机会,这是否又衍生了新的教育不公平呢?

在整顿者看来,辅导机构强化了应试,势必增加了家庭经济负担,而事实上并非如此,今天的应试环境与社会用人标准、教育体制、学校教学导向等都是分不开的。辅导机构只不过是这种顽强的环境下的必然产物,而让辅导机构为应试“代人受过”,本身就是一种片面的逻辑。

要做到校外培训与校内教育教学行为兼治,而真正要让培训班失去生存土壤,还需从高考指挥棒上“施刀”。高考指挥棒不变,谈“减负”也有“掩耳盗铃”之嫌,

毕竟在一根梁木做的独木桥上高喊“减负”,是一件很苍白的事情,别指望家长和考生会“领情”。

再说说学校教学,当今的教学还没有做到因材施教,如果课堂教学没兼顾到每一名学生,那么排名在后的学生就只能选择补课了。学校可以有效地提高课堂质量,使课堂教学多元化,多部门在加大力度治理培训机构的同时,还要追究学校教学管理这个源头,才能真正起到效果。

最后,笔者一直不想讨论高考改革对“减负”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但还是简单一提(以后细分析),我个人认为,不论是减少考试科目、降低考试难度、增加考试次数还是将“会考”成绩纳入高考,这些措施都是失败的,不仅没有“减负”,反而使得考生的备考负担更加严重。如果认清了高考竞争所反映出来的复杂性,就不会指望高考改革来解决“减负”的问题。

我想说的是,“减负”一直徒劳,再次板起“严厉”的面孔,难道就“行云流水”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