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锦江娱乐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部委政策 >  > 正文

袁振国:探索和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高考制度

2018-12-08 12:19admin织梦58

  (四)高校如何提升招生能力,如何利用这次改革的红利,提高自己的办学水平和招生能力

  高校在进行综合素质评价录取时,通常是通过面试对参加综合素质评价的考生进行评分。在上海、浙江的新高考录取过程中,各有关高校均以高度负责的态度进行了精心组织,总体反应是好的。但在调研中有部分高中校长表示,在实施综合素质评价后高校的招生自主权有所扩大,如何保证过程的公平性就尤其值得关注。由于社会诚信体系尚未很好建立,加之学生并没有全面了解高校对综合素质评价信息的使用方法,因此,对于在综合素质评价中是否会出现“拼爹”、开“后门”等问题,家长和学校均表达了他们的担心。另外,在此次综合素质评价录取试点中还存在招生成本偏高、综合素质评价信息使用不便、考官评估能力不一等问题,存在高校开展学校综合评价录取的时间短与校测人数多的矛盾,因而影响了高校综合素质评价录取学生的质量。综合素质评价录取规模的扩大基本能得到校长和高校的认可,但进一步扩大高校综合素质评价招生计划投放指标的前提是,高校需要按照本校的办学理念,形成综合素质评价校测的方案,提高综合素质评价环节的科学性和专业性,提高整体招生能力(袁振国,2017)。

  (五)如何改善条件,为高考改革的顺利推进保驾护航

  高考综合改革是一项需要各方协同推进的系统工程,尤其是等级性考试实施选科选考,需要软硬件资源的配套跟进。目前改革所需的人财物资源存在明显缺口,协同联动机制尚不完善,这可能会限制学生的选择权,影响高考改革目标的实现。

  首先,教室、场地等配套资源不能较好地满足需求。为了增加学生的选择权,上海市各高中根据实际情况开展了不同程度的走班教学,这就增加了对教师、场地等硬件资源的需求。虽然上海市通过加大教室建设力度、合理配置教室资源、加强创新实验室建设等措施盘活存量,拓展空间,但未来若要进一步推进“选课走班”,各区县高中的教室、场地等资源仍存在着较大缺口。

  其次,高中学科教师总体短缺且结构性问题凸显。从短期看,“3+3”招生考试模式改革打破了原先“3+1”的考试模式,使得选考各门学科的考生比例有所调整;同时,允许学生自主选择考试科目,意味着每年度选各学科的学生比例都可能出现变化,这对学科教师的规模和结构产生了直接的影响,导致了不同时段、不同学校、不同学科的教师需求量的波动性较大。由此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在短时期内,高中学校无法根据以往工作经验配备师资,导致出现部分学科教师结构性短缺与富余的“潮汐”现象。从长期看,高中学校师资总量不足的问题依然凸显。等级性考试实施的“6选3”模式推动了高中分层、分类走班教学,教师的需求总量必然相应扩大,但在当前“财政供养人员只减不增”的政策环境下,教师编制数额成为瓶颈,制约着教师规模的扩大。

  最后,区域教育经费资源投入相对匮乏。为了增加学生的选择权而实施的“6选3”等级性考试方案,增加了各方面的财力成本,主要表现在:实施多次考试,增加了大量的考务和管理成本;建立创新实验室、实施“走班教学”亟需增加基建成本;高中教师绩效工资和编制扩增需要充足的财政资金等。在这个方面,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较高的上海和浙江都尚有压力,其他省市在推进新高考改革时更需做好思想准备和物质准备。

  四、以改革的姿态迎接新高考改革

  新高考改革即将在全国更大范围内铺开。新高考改革抓住了选择性和多样性两个核心概念,旨在系统消除“一考定终身”和“一分定乾坤”的致命弊端,开辟更科学、更公平的高考新格局。新高考改革赋予了高中生在考试科目上的更大的选择权,并将高考科目与大学专业选择相关联,力图推动高中教育的系统变革,从而促进高中学生的个性成长和高中学校办出特色。总体蓝图已经绘就,工程实施成为重点。改革的成功离不开各级教育行政部门、高中学校、学生家长以及社会力量的上下联动,各利益主体应以改革的姿态、创新的思路,为新高考改革各项政策的落地、为改革目标的实现创造条件。

  (一)教育行政部门做好实施规划,出台配套政策和具体办法

  自恢复高考以来,大大小小的改革就没有停止过,历次高考改革虽然都有很好的愿望和细密的设计,但由于缺乏系统协调,往往“输在最后一公里”。新高考改革比历次改革的力度更大,范围更广,更加需要各级教育行政部门统筹协调。

  首先是做好思想动员、组织发动、人员培训、舆论营造和意见反馈等工作。由于高考的高利害关系,各利害相关方并不会像我们期望的那样沿着既定的路线前进,而是会按于己有利的方式参与其中。充分认识新高考对选拔面向未来的优秀人才和引导基础教育阶段素质教育发展的重大意义,对推动新高考改革的顺利开展意义重大;要努力减少地方行政部门、学校和教师的博弈心理,自觉营造和维护新高考改革的良好环境。

  其次是做好制度设计、程序设计和机制建立的工作。制度是框架,程序是轨道,机制是抓手。有健全的可操作的制度细化,有科学易行的程序,有有效有力的机制,才能保证大政方针、原则要求落到实处。

  最后是资源协调平台的建立,比如建立区域师资动态配置平台。增强选择性是这次高考改革的最大亮点,但也是工作难点。当学生对高考科目有了多种选择时,就意味着每年选修不同学科的学生人数会不断变化,学校对学科教师也就需要进行动态调整。在传统高考体制下,不同学科老师的需求是相对稳定的,而在新高考下,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有些学科师资不足、有些学科师资富余的情况。高中学校仅凭自身的力量难以满足学生对高考科目的动态选择,这就需要教育行政部门在更大范围内,通过对不同高中学校间学科教师信息的掌握和动态调配,为学科教师在高中学校间的流转提供支持,从而保障学生对不同高考科目的选择。

  (二)创新育人模式,促进学生个性发展

  作为高考改革的主体,高中学校在面临严峻挑战的同时,也获得了难得的机遇。抓住机遇,创新育人模式,促进学生个性发展时不我待。

  一是教育行政部门要通过教研部门和考试部门等方面的专业力量,对高中的育人模式、课程结构、教学变革等进行指导,推动高中教育综合改革,为落实高考新政提供必要的保障。

  二是培养学生的自主能力、教会学生学会选择。高中教育是人生求学过程的关键阶段,但遗憾的是目前这个阶段的学生学习十分被动、十分辛苦。新高考改革为学校改变学生被迫学习的角色创造了条件,它要求学生通过学会自我选择,培养自主精神和自主学习能力。在传统的高考模式下,学生可以把习题做到极致,但对学科知识本身却并不感兴趣。更遗憾的是,原本学生在选择未来专业时应优先考虑自己所喜欢的学科,但现在选择的却是最有可能被录取的专业。如何尊重并且帮助学生把握新高考赋予学生的选择空间,就成为学校必须考虑的重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