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锦江娱乐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各地政策 >  > 正文

高考新政突然降临,有多少家长跌倒在“上岸”之前?

2018-10-05 12:13admin织梦58

开学第一周,每天晚上一到10点,L的微信里一个名为“北京学区房”的微信群就不停地闪着新消息。讨论的主题只有一个:“多校划片还未确定,高考新政又突然降临。学区房未来到底买还是不买?”

在家长还没有摸清多校划片的规律时,政府对于高考制度的改革,再次引发新一轮社会热议。政策中规定,未来高考制度将变为综合评估,“原则上高考成绩占比不低于学生总成绩的60%”。对于这条政策,家长都开始担心,占据学生总成绩另外的40%,是不是意味着将有更多人为因素介入?虽然随后官方表态“剩下40%的成绩”同样需要考试,但依旧没有完全打消老百姓的疑虑。

这给很多家长都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难题。在未来,学区房究竟又会以一种怎样的姿态存在呢?

致哀学区房:

家长们跌倒在“上岸”前

在幼升小的家长群体中,如今已有很多人知道一句叫做“上岸”的暗语,意思是指自己孩子已经成功入读目标小学。对于很多家长来说,面对越来越大就学压力,拼尽全力购买学区房,已经成为“上岸”的唯一方法。但随着近两年的各种调整,学区房也让很多家庭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大起大落。

在今年庞大的就学压力下,很多家长都意外地跌倒在“上岸”前的最后一步。比如有报道称,在2017年年底刚办完购房手续的何女士,在2018年年初顺利落户学区房。本以为自己的孩子终于在今年可以顺利入学,但没想到其所在学区房的小学今年招生人数为120人,而在全市适龄儿童到划片学校登记首日,刚到下午报名人数就已超过300人。面对这个问题,学校也不得不把录取年限卡在2017年2月前入驻学区房的家庭,何女士就这样一下子被拒之门外。

这样的案例在今年比比皆是。核心原因自然是,因为很多小学的报名人数早已远远超过招收人数。而在这种压力面前,家长们也只得接受现实:学区房也开始越来越不能保证孩子可以读到期望中的学校。

但尽管面临这样的问题,家长们仍不惜一切代价,努力迁至学区房中,这也自然让各地学区房价格居高不下。

以南京为例,南京琅琊路小学学区房挂牌均价在今年8月已达到87368元/㎡,力学小学紧随其后,挂牌均价为85344元/㎡,拉萨路小学学区房挂牌均价在7万以上。同比去年8月,27所名校学区房价上涨。其中,北京东路小学、凤凰花园城小学和金陵汇文小学学区房价同比分别上涨65.60%、33.91%和32.72%,居涨幅前三名。

越调越紧绷:

学区房仍是商品房领域“奢侈品”

为遏制学区房不理智涨价,政府也试图通过政策给出解决方案。

今年2月底,教育部在2018年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中表示,在教育资源配置不够均衡、择校冲动强烈的地方,需积极稳慎推进多校划片。对此也有专家指出,这份通知核心意义,就是教育部门试图通过提高教育资源与房产对应关系的模糊性,降低家长购买学区房的期望值,进而避免学区房过度炒作。

至于这些政策最终效果,专家也普遍认为,多校划片政策落地有可能会导致学区房价格上涨乏力,之后天价学区房现象或许也会有所减少。其中受到冲击最大的,主要会是一些“过道型”或户型不佳的学区房。

但不能避免的问题是,虽然政策会抑制学区房价格上涨过快,但短时间内学区房价格大幅下降可能性几乎没有。毕竟相比其他方式,买学区房进入好学校,仍是家长最稳妥地选择。

曾有数据统计显示,以北京为例,每年密云、大兴、顺义、石景山、通州、延庆、门头沟、平谷等区,能考取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的人寥寥无几。不夸张地说,每年上百个考上清华北大的北京籍学生,几乎全都诞生在市中心几个区,甚至集中在几所中学里。

所以,也是基于各种原因,尽管各种政策都在试图拉住学区房的价格,但学区房仍然是商品房领域最为特殊的“奢侈品”。即使是在近两年楼市处于低迷期,从市场情况看学区房的成交量与租赁量仍保持在相对稳定状态。

一些中介人士更是直言,从学区房特性及供需关系看,学区房在市场整体房源量仍属于较少、流动性较差的部分,所以短期内学区房价格下降可能性非常小。虽然在各种政策下催生家长们的观望情绪,但楼市调控一直没有放松,加上有学区需求的家长群体还是会想尽办法购买学区房,所以各地学区房市场短期内很难有太大波动。

又一道尴尬题:

改革来了,买还是不买?

面对价格已处于一定高位的学区房市场,很多家庭为了给孩子购置一套学区房,往往夫妻需要长期省吃俭用,但十年积蓄都不能满足首付。于是公公婆婆卖掉老家唯一住房,再向亲戚朋友借钱后,一家人才能勉强凑够首付。但凑够首付之后,不仅背负了几十万家里的债务,银行几百万的债务也随之而来,最后换来的可能只是一间几十平米的小房子。

前段时间,一篇名为《对不起,爸爸妈妈给不了你800w的学区房》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刷屏。除了学区房以外,一年几万的早教班、几万的双语幼儿园都在成为家长们教育孩子路上越来越多的负担。

有数据显示,目前中国上层人口比例为5.62%,中产层为19.12%,下层为75.25%。在这差不多20%的中产阶层中,有73%的人处于和下层接近的过渡、边缘状态。换句话说超过七成中产人士仍有滑落下层的危险。

如今已有教育机构根据数据测算,结合目前全国1.36万所的普通制高中基数,以及传统考场信息化业务60%的市场覆盖率,预计未来自身在新高考解决方案的收入空间会达到40亿元以上。这40亿元的空间,无疑很大部分都来自于中国成千上万的家长身上。

但是,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道路尴尬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