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锦江娱乐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成考故事 >  > 正文

再不改革,自主招生恐沦为自主腐败

2018-09-13 12:05admin织梦58

最近出炉的北京市新高考试点方案中,高考成绩所占比例史无前例的降到了60%,其余部分被“综合素质评价”所取代。消息一出,舆论哗然,有网友毫不客气地吐槽说,这是要倒车搞“举孝廉”?即使北京教委出面澄清,依然得不到舆论认可,甚至遭到了更加激烈的争论。由此可见,公众对于所谓“高考改革”极不满意。

自2003年起,高校自主招生已走过了15个年头。自主招生的规模和影响力越来越大,而遭到的诟病也呈指数式增长。自主招生饱受诟病,有两方面主要原因:选拔过程缺乏公开透明,选拔标准非常不合理。两方面的因素叠加,使得自主招生严重缺乏公平性,越发难以得到公众的认同和信任。

缺乏公开透明导致的招生腐败

自主招生制度自诞生以来,一直存在过程不透明的问题。《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2017年发起的一项调查显示,61.4%的受访者认为自主招生“不公开透明,留下腐败空间”[1]。群众的观感绝非无中生有——尽管具有自主招生权限的高校都出台了遴选机制,但具体的评分过程却不由公众知晓,很容易造就充足的黑箱操作空间。对考生的许多评价基于主观标准,缺乏客观公正的评价机制。“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是现实中确实存在的现象。于是某些有关系、有社会资源的家庭,只要搞定了高校里关键的“少数人”,就能给自家孩子打造一条“终南捷径”。

如同东汉“举孝廉”的重演,高校自主招生的不透明造就了严重的腐败。中国人民大学前校长纪宝成曾堂而皇之地说:“(招生腐败)跟官员腐败一样……几率一定是很小的…”[2]。然而2013年,中央巡视组偏偏就在中国人民大学打下了一只大老虎——该校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因利用自主招生等权力大肆收受贿赂被立案调查,涉案金额数以亿计。

然而纪宝成并非个例,曾有媒体调查文章揭露自主招生中的种种腐败通道:改分,点招,赞助,调剂,调档…[3]一言以蔽之,权力寻租的空间无处不在,令人不忍卒视。

选拔标准严重缺乏公信力

虽然参与自主招生的高校都制订了一些选拔标准,但是标准本身就很成问题——有些标准构成了事实上的变相歧视,还有一些标准纯属拍脑袋的产物,甚至有“萝卜招聘”之嫌。

先说变相歧视的事情。现如今,自主招生往往与具有天然优势的“超级中学”对接。清华北大率先推出由各省“超级中学”推荐自主招生候选人的政策,许多高校亦群起效尤。2018年,仅石家庄二中就有超过两百人次获得加分优惠政策[4]。“超级中学”本身就是基础教育资源分配高度不均衡的产物,而自主招生对“超级中学”的青睐,更加剧了“超级中学”对于优质教育资源的路径垄断。笔者有多位大学同窗,十几年前以一己之力从县城中学考入全国一流学府。如今他们却不由得感慨——从前县城的中学每年还能有几个学生考入一流大学,成为老师们激励下一届学生的励志故事;现如今,县城中学连续几年都没有学生迈入一流大学的门槛,“励志故事”又从何说起?

众所周知,地方政府教育部门倾力打造的“超级中学”,一个省里也就那么几所,而且多位于中心城市。绝大多数四线以下城市并没有“超级中学”。可是另一方面,大都市的人口容量毕竟有限,中国多数人口其实居住在四线以下城市。出身于四线以下城市的孩子又没有什么“原罪”,凭什么被活生生剥夺上升途径?即使在“超级中学”的学生群体中,能够获得推荐资格的,也有很多是“家里会运作的”考生。许多高校站在本位主义的立场上制订自主招生政策,恐怕从未思考过宏观社会层面的公平问题。

还有些高校以“社会实践”作为自主招生的选拔标准,这也已经演化成为变相歧视。在某些养尊处优的高校学者看来,只有去国外参加交流学习项目、去知名企业总部实习等光鲜的经历才算“社会实践”,而这类光鲜的经历无一例外地需要家长的金钱和资源铺路。另一方面,熟悉农业合作社的养殖技术、农产品的加工和销售流程等货真价实的社会实践,反而是他们看不入眼的——十几年来还没听说过有高校破格录取这样的学生。那些用金钱和资源铺路才能换来的所谓“社会实践”,是普通家庭的孩子能参与的吗?是广大农村的孩子能想象的吗?按照这类荒诞的标准,假如沙滩练字的欧阳修、划粥割齑的范仲淹穿越到今天,都会因为“缺乏社会实践”而被剥夺上升途径。

在变相歧视之外,自主招生中拍脑袋的评价标准比比皆是。许多高校制订的自主招生标准中,赋予“才艺”以很高权重——声乐、弹钢琴、诗朗诵、甚至跳健美操,都可以换得高考中大幅度降分录取。问题在于,如果一个人并不拿艺术当饭吃,那么“才艺”就仅仅属于个人爱好的范畴。高校的职责是为国家选择和培养人才,归根到底要为国家利益服务。琴棋书画玩得再好,与中国的现代化建设有多大关系?软件编程、科普写作等真正有益于现代化建设的才能,反倒是自主招生中很少考量的。非艺术类高校把个人爱好层面的东西纳入自主招生的标准,与搞选美大赛的思路并无本质区别,损害了为国家选拔人才的严肃性。

500

500

自主招生早已背离初衷

十几年前,教育部允许高校自主招生的初衷,是“防止埋没特殊人才”。记得当时有许多媒体评论道:钱钟书这样的人才理工科不行,在高考中可能就被筛掉了,自主招生才能给“奇才”更多的机会。

然而以上述初衷来看,现在自主招生的规模和比例已经明显过大。2018年,全国参加自主招生的高校有90所之多,总共有152987人次通过了初审,最终来自不到500所中学的31641人次获得了不同的加分优惠政策[4]。请问,我们国家什么时候有这么多“被埋没的奇才”?要说一年能有几万个钱钟书,各位信吗?